永远折戟于温柔

关于

纱丽

我第一次见她,是在1988年的盛夏。


“陈,带你去个好地方。”归国的渡船上,同行的商人将层层肥腻堆砌成笑脸,眼睛相应地弯成狡黠的铁丝线。

若非他领我来,我实在很难想象渡船上会有这样一个多余的小房间,不用进去便知道它昏暗潮湿,逼仄窘迫,哪怕用来储物也显得愚蠢。

我不知道那背光的房间在酝酿着什么阴谋和罪恶,我只是嗅见迷乱轻佻的烟草味,和危险,它们告诉我不要往前——不要往前,不要踏入不属于你的罪孽。

“先看看再进去,也不迟。”商人感受到我的犹豫,朝我挤了挤他那精明的小眼睛,口吻里满是故作了然的体贴。

于是我透过那门上的小窗格往里望去。


那小窗格像只不怀好意的眼睛,而我通过这只眼睛,与她相遇。

昏暗房间里只悬着一盏暗灯,她在灯下蒙面而立。我承认,从我看见她的那一刻起,我的目光就无法转移。婀娜?风流?拿什么形容她好呢?或许只有西西里的月光才能用以比拟她模糊而生动的脸。

她开始舞动。

她足铃狂响,她腰肢荡漾,她在回旋之间衣衫一件件脱落,她收尾时的衣物只能堪堪敝体。

她仰面而卧,缓缓勾下面纱,汗珠流淌过细腻的肌理,在紧致的肚腹上凝结,曼妙的曲线在空气中散发出迷醉的气息。

结束了。

不知为何,暴风雨般的掌声像耳光一样抽在我的脸上。

我推门而入,吓了商人一跳,也吓了屋内的人们一跳。他们像易安居士“兴尽晚回舟”时惊起的“一滩鸥鹭”,躁动但无言。

老实说,被目光聚集的滋味不太好受,好在有随我一同冒失闯入的日光作坚实拥趸。

我把一沓美钞放在她的身旁,嗫嚅着说出了这辈子的第一句情话:

“我愿在你古铜色的肚皮上高卧。”


她的目光没有起伏,大概由于我青涩的态度。

众人的目光也没有,我想这是因为我钞票的厚度。

又或者,这在船上实在是件司空见惯的事情。

商人略带艳羡地盯着我:“陈,恭喜。”


她来我房中的时候,穿着薄薄的睡衣。

那些薄如蝉翼的衣物盖不住一个人欲望或者,羞耻心。

我的月光宁可惨淡,也不该淹没于蓬勃的肉欲。

“你应该穿纱丽。”我叹息。

“为什么?”她无谓地耸肩,衣领从善如流地下坠,“有这个必要吗?”她的中文有些生硬,但是音色很美,让我想起她的足铃。

“因为我想,你穿纱丽的样子一定很美。”我凝视着她的眼睛,澄澈而端庄的橄榄绿。

我的目光应该继续往下吗?我想不必了,搁浅在她的眼睛里,已经足够了。

这时我感受到了她的僵硬。

我叹气:“穿上衣服吧,我们聊聊天。”


“你来自哪里?”

“马德拉斯邦。”

从那一刻起我知道,她是个沉溺在过去里的人。她不动声色地用精致的首饰盒装烟头,装着百无一用的垃圾,装着古早的,布满灰尘和霉味的回忆。

我们都没有再说话。

一室静默里,她捻掉烟头的姿势很娴熟。

此后她成为了我舱房的常客。


船还有三天靠岸。

得知我们每次都只是聊聊天的商人,推心置腹似的晃着肥硕的身子靠近我,叼着烟斗揶揄:“你真把她当作中国古代卖艺不卖身的头牌啊。”

我笑了笑,从抽屉里拿出我们的合作协议:“先生那么想让我们合作终止?”

他变了脸色。


船还有两天靠岸。

这天夜里,我把我高价收购的礼物展现给她。

她的瞳孔像看见刺目的阳光一般紧缩。

泰米尔纳德邦的Kanjeevaram,他们都说这是纱丽中的女王。

而你是我的女王。


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落泪。

“没有马德拉斯邦了,陈,现在只有泰米纳德邦。”

缠绵之中,她呢喃着。

泰米纳德邦,是她的家乡。而马德拉斯邦,是它早已弃用的、被历史的巨轮碾碎的名字。


船还有一天靠岸。

“陈,你应该过生活。”她的语调像划过大理石的瑞士军刀,苦涩而尖锐,那里面的痛苦把她美丽的音色搅得零碎,“你和我在一起,只是过日子。”

她的眼睛经水光浸润,宛如上好的翡翠。

“过日子是个地道的中国词汇,是谁教你的?”我拉过她的手,放在我的唇上。这守护的姿势,是每一个国家的骑士都必须学会的课程。

我刻意地忽略她像海雾一样浓重的悲伤。

她无视我的逃避,像我们第一天见面那样骄傲、美丽地直视着我,用英文一字一句的说:“我的意思是说,我不会和你一起下船。”


好像不曾有过纠缠、拉扯、分崩离析。

我突然地失去了她,一如当初我突然地拥有她。

她永远留在了1988年的船上。


后记:

2018年,一艘已经退役的游轮成为了考古学家过剩热情倾注的对象,这艘游轮曾以暗地里的皮肉交易而臭名昭著。

在船上一位印度舞娘的遗物里,人们发现了一件破碎的纱丽,纱丽上面是一张写着中国字的纸条。

泛黄的纸张微微散发出樟脑的气息,上面的字迹已经看不出端倪,只能看见一个歪歪扭扭的“陈”字。


—“这个陈,是谁啊?”

—“那不肯定是这娘们儿的哪个嫖客。”

—“不简单,能被这样惦记着,是砸了不少大洋吧。”

—“别他娘的好奇了,这件纱丽的研究价值,可比那张破纸条高多了。”


*是一个很久之前就想要讲的故事,写的时候脑海里总会浮现《情人》还有《海上钢琴师》这两部巨著,致敬它们。

*感谢大家耐心的阅读。

评论(7)
热度(70)
  1.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浥尘 | Powered by LOFTER